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李之檀 我给沈从文先生当助手

时间:2017-09-07 21:09:26  来源:  作者:

  1961年,沈从文为北京人艺《蔡文姬》剧组介绍参考材料。沈先生身后的年轻人即李之檀。
■李秀娜 霍宏伟
那天,我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查完资料正要离开,迎面走来一位白发苍苍、颤颤巍巍的老人,他就是国博退休老专家、84岁的李之檀先生。
1955年,李之檀先生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历史博物馆(即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国家博物馆前身之一)工作,曾为沈从文先生做助手,参与了《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编著过程中的绘图工作。我们的聊天就从他与沈从文先生一起共事的日子谈起——
国家博物馆图书馆里有几个楠木展柜,陈列了一些古籍善本。李之檀先生手扶展柜,摸索几下,喃喃自语:“这个柜子是我参与设计的。”在图书馆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间墙壁上,挂满了老照片,其中一幅是1961年,沈从文先生为美术学院的学生讲授古代丝织品。还有一幅与沈从文先生有关的老照片,是李之檀先生在《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参考文献目录》一书中找到的,照片上,沈从文先生正兴高采烈地为来自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人们讲解服饰知识,沈从文先生身后站着的年轻人,即青年时代的李之檀先生。
年逾耄耋忆青春
1955年,22岁的李之檀从中央美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历史博物馆工作,那时候馆址还在午门前。李之檀被分到了陈列部技术组,当时的组长是著名的工笔画家潘絜兹先生。
李之檀原来喜欢儿童美术,想着毕业以后分到哪个单位去搞儿童美术,没想到分到了历史博物馆。到历史博物馆一看,都是老先生,而且有的老先生说话还是“之乎者也”,刚开始不适应,有点格格不入,对历史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时间长了,逐渐了解了历史,了解了文物,了解多了,他就有了感情。
1958年10月,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建筑工程在天安门广场东侧动工,历时293天,于1959年8月竣工,整座建筑南北长313米,北半部为中国革命博物馆,南半部为中国历史博物馆。李之檀先生说,当时说要做通史陈列,博物馆以讲历史为主,通史陈列要表现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地想表现谁就表现谁。当时,经专家组讨论,并得到批准,最后确定了一个名单,决定在通史陈列中出现哪些历史人物、哪些历史事件,并根据这个要求,组织美术家进行创作。现成的是没有的,需要画家来创作。画家艺术修养很高,创造力也很高,但大多对历史并不了解,历史人物穿什么衣服,用什么东西,需要有人帮助才能完成创作。
“当时,我是负责组织美术家这个工作的,博物馆请沈从文先生做顾问,帮助画家熟悉历史,熟悉当时的生活。画家来了之后,就由沈从文先生来讲解当时衣服什么样,穿戴用具什么样。”李之檀先生说,因为自己负责组织工作,沈先生就开了一个书单子,让他到图书馆把书都借来,摆在那里,沈先生就开始讲哪一本书谈到什么。如此一来,他与沈先生接触就比较多。当时除了画家之外,还有演出单位的同志前来听课,演话剧的,拍电影、电视剧的,编排舞蹈的,都让沈先生给讲。随着找沈先生来讲服饰的单位和个人越来越多,沈先生有些应接不暇。后来沈先生说,咱们是不是编一本书,把这些基本的材料都整理出来,个别需要补的再补上,这样就能节约接待时间。这是沈先生开始有编书这个想法的原因。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诞生
李之檀先生回忆,沈从文先生萌生了编纂《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的想法大约是在1959年,而这本书的真正出版和周恩来总理还有些关系:周总理接待外宾,与外宾一起看戏时,发现服装不对,演汉代的故事,演员穿的却是唐代的服装。后来他就问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齐燕铭:“中国有没有人研究服饰?”齐燕铭回答说,有啊,就说起了沈从文先生。有了周总理的关心和支持,文化部党组开会决定把这项工作交给中国历史博物馆。历史博物馆的领导很重视,于是就组织力量,让陈大章、李之檀、范曾帮助沈从文先生绘图。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中的绘图线条都非常流畅,李之檀先生说这里面也有故事。因为有周总理的指示,出版社在出版这本书时也非常重视。这本书最早是财经出版社负责出版,图先由历博的几位同事画好,然后由出版社放大成玻璃板,之后开始修,对每一根线条进行调整,把那些笔触的毛刺儿都修掉了,所以书出版后配图的线条看起来才那么流畅,那都是经过精心修版的。
李之檀先生说,这本书开始编纂的时候,沈从文先生先给大家开了会,书中选哪些图作为配图,沈先生开一个大单子,然后跟大家一起讨论,哪个图用,哪个图不用,最后确定了一二百幅,确定之后开始画,画起来就非常快了。
退休不退热继续攀高峰
1955至1994年,李之檀先生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从事陈列美术设计和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组织工作,以及形象历史学的科学研究工作。不仅如此,他还是国家博物馆楠木四面柜、三面柜、坡面柜及中国通史“原始社会”展柜的主要设计者,曾担任中国通史分段及总体艺术设计工作和多项专题陈列及国外来华展览的艺术设计工作,如安徽文房四宝展览、美国印第安文物展、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展、鉴真大师回国展;主持过《中国古代妇女形象服饰》展览预展(青岛展、妇女大会展),以及到日本五个城市巡回展出。李先生除了担任沈从文主编《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的编图及绘图工作,他还主编了《中国历代女性像展》图录,撰写了王伯敏主编《中国美术通史》中的版画史部分。退休后,作为研究馆员的李之檀先生依旧在学术探索的道路上不断努力着。
“退休后,我是这样想的,如果编一本服装史,好像意义也不大,我的想法呢,还是多做些基础工作,给大家打个基础,就想着编一本《中国服饰文化参考文献目录》,就是到目前为止,有关服装服饰,出版了哪些书,发表了哪些文章,在哪一期刊物上。”李之檀先生说,各个省的基层同志已经做了一些基础工作,特别是边疆一些省的专家,做了许多调查,整理发表了很多文章,这些文章发表在一些边远地区的期刊上,大家也就不知道了,所以才有了编这样一本服饰文献目录的想法。如今,这本50万字的《中国服饰文化参考文献目录》已经出版了。之后,在2008年,李之檀先生还主编了《中国版画全集》第一卷《佛教版画》,并撰写专论《中国古代佛教版画叙要》,对我国古代佛教版画的历史做了总结和归纳。
年至耄耋,李老依旧每天读书、写作,从事学术研究。李之檀先生说,他不用手机,这样更清静专注些。眼下,他正在参与《中华大典》一书的“艺术典”中的“服饰分典”的主编工作。衷心祝愿李老编撰顺利,身体康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